页面载入中...

任鸿飞和他的女人们:拿什么才能拯救 “精神阳萎”

  吊脚楼在学界被称为“干栏”。干栏的出现,应该是土家人居住环境的必然。由于武陵山区有着丰富的森林资源,为建造全木结构的吊脚楼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建筑材料。房屋依山而建,很自然地便形成了凌空吊柱的建筑模式。这种依山而建的吊脚楼,更多的是在利用空间。这种利用,避免了开拓更宽面积的屋基,同时由于凌空向前延伸,也更多地避开了山间蛇虫的侵袭。《旧唐书》卷101中对这种吊脚楼进行了定义:土气多瘴疬,山有毒草及沙蛩蝮蛇,人并楼居,号为“干栏”细细想来,吊脚楼应该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建筑方式,一是由于地势的限制,二是因为抵御病虫害的需要。至于其中的美学意义,建筑吊脚楼的前人或许并未用心去思考过。

  土家吊脚楼自有其建筑的章法。一般来说,它是以一明两暗三开间作为“正屋”或“座子”,以“龛子”(龛子为学名,我们当地均称“签子”)作为“横屋”或“厢房”的。吊脚楼的真正意义其实是由龛子体现出来的。正屋与厢房的朝向均是面向来客的,这恐怕与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土家吊脚楼也有质的区别。临河建造的吊脚楼,正屋是临街的,临河的吊楼实际上在正屋的背面;而到了河流这边,却又成了正面。它是水上漂泊者的精神寓所。鄂西土家吊脚楼的结构,最常见的是“一正一横”的“钥匙头”,当地人称之为“七字拐”,而且这种“钥匙头”的龛子一般都设在正屋右侧,这估计是从采光的角度来考虑的。另外,俗称“撮箕口”的“三合水”(即中间正屋两边龛子)的吊脚楼在民间也比较常见,至于“四合水”、“两进一抱厅”、“四合五天井”式的干栏建筑,即便是在被称为“干栏之乡”的湖北省咸丰县境内,恐怕也已不多见了。

  在一个圣诞节期间,作者的独生女金塔纳突然病倒。在数天后的新年前夜,作者的丈夫突发心脏病猝死。丈夫去世后的一年对狄迪恩来说是极为艰难的一年,她看似平静地料理着一切,但脑海中的思绪却呈现非理性的状态,各种“奇想”不断在出现,生活中的各种细节都能让她联想到已故的丈夫,对生命、死亡的一系列思考也由此展开。

  娜奥米·克莱恩(Naomi Klein)

  本书的主旨是反品牌和反全球化,关注的问题包括血汗工厂对第三世界人民的剥削、品牌对公共空间的占领、全球化的负面影响等问题。全书分为四个部分:别无空间、别无选择、别无工作和拒绝品牌。前三部分关注品牌主导的企业活动,最后一部分则分析反全球化浪潮如何反扑。

  特德·休斯(Ted Hughes)

admin
任鸿飞和他的女人们:拿什么才能拯救 “精神阳萎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